鰲拜,與曹操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情形。

鰲拜是開國功臣,在清軍入關的過程中立下大功,也因為這些戰功,鰲拜步步高升,被順治皇帝超升為二等公,授議政大臣、領侍衛內在,擢領侍衛內大臣,累加少傅兼太子太傅。也就從這個時候起,鰲拜從一員單純的武將變成參議清廷大政的執政大臣。

順治駕崩之際,遺詔由索尼、遏必隆、蘇克薩哈、鰲拜四大臣輔政。當時鰲拜在四輔政大臣中地位最低,可實際上很多事都是他說了算,為什麼呢?索尼年老多病,遏必隆生性庸懦,而蘇克薩哈因曾是攝政王多爾袞舊屬,人際關係很不好。

恰就是這個時候,康熙帝玄燁已然親政,年輕皇帝自然會與跋扈權臣發生衝突,而對於康熙而言,鰲拜勢大難以硬頂,在“御前呵叱部院大臣,攔截章奏”,甚至在玄燁面前“攘臂上前,強奏累日”,這就極大的傷害了康熙身為天子的自尊,也令皇帝親征成為不可能。

於是在兩年後,也就是康熙八年五月,玄燁利用“布庫游戲”擒捉鰲拜,結束了清史上的“鰲拜輔政時期”。

從上述歷史我們也可以發現,鰲拜的權勢,完全不是曹操模式。

曹操模式是什麼呢?那就是漢獻帝當時已然完全喪失君主權威,他沒有兵沒有將沒有權也沒有錢甚至連吃飯都很困難,而曹操是有兵有將有錢有糧,在其他諸侯都拒絕接納漢獻帝之際,是曹操出手迎納了落魄的天子。

所以,漢獻帝的問題是一無所有,而康熙的問題僅僅是大權旁落而已。

這兩個問題的差異,就在於:漢獻帝其實已經失去了天下,而康熙只是比較年輕,大清國人依舊認他是皇帝,這一點其實也包括鰲拜在內,從後來看,鰲拜僅僅是自以為是管了多些而已,自然也多吃多占,但他不反皇帝更不反大清——自然,這一點是就當時而言,如果繼續發展下去,鰲拜最終演變成一個曹操不是沒有可能。

相反,曹操模式之下,主動者是曹擦,漢獻帝的朝廷,從宮廷(皇后是曹操的女兒)到朝廷(平時是曹操主政,曹操外出則由荀彧主政),御林軍則由曹休率領,他要訓練一幫小朋友對付曹操,呵呵,那就是個笑話了。

《憑欄觀史》特約撰稿人:司馬路

views: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