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37年杭州被日軍占領之後,沈安娜夫妻兩人與浙江省政府一同遷往山區,與上海黨組織在這個時候已經失去了聯繫。她應該如何繼續執行以前的潛伏任務?正是在這個時候,沈安娜的“出手貴人”出現了,這個人就是當時的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部長朱家驊。

沈安娜夫妻兩人

沈安娜原先在浙江省政府做過速記員,被當時浙江省政府主席朱家驊稱贊字寫得好。此時朱家驊晉升為國民黨中央部長,這是一個繼續執行任務的絕好機會。

當沈安娜主動找到朱家驊的時候,朱家驊表現得非常高興。首先,她稱贊她是有希望的年輕人,然後安排好了她的工作。說著說著,朱家驊突然眉頭一皺起說:“你還沒有加入國民黨,還不是黨員,這可能不好辦,中央部門的工作人員一定是國民黨員”。

朱家驊

沈安娜告訴他說:“我在浙江的小時候,當時還沒有人提過我入黨,現在我還可以加入黨嗎?朱家驊笑了,立即指示秘書處理沈安娜的特殊程序,批准速度快,還在黨證上打印國民黨內部有一個醒目的“特殊”字樣,這是表示有背景,有其淵源。而國民黨的這張特殊的黨證,也成了沈安娜在敵人的陣營里保護傘。

為了方便情報工作,沈安娜創造了許多用於速記的符號,而其他速記員不明白,甚至被國民黨中的特務們發現,也不知道這裡面寫了什麼。沉安娜慢慢地逐漸成了一個老練的情報工作者,可是一張紙幾乎毀了她多年的苦心經營的情報系統。

沈安娜夫妻兩人

1940年2月,一本名為“摩擦從何而來”的小冊子在全國各地流傳開來。這本小冊子當時載有國民黨的機密文件,內容是反共的。在這個關鍵時刻,當時國民黨和共產黨正在聯合起來反對日本侵略,這些東西一公開,無疑揭露了國民黨在光天化日下大肆破壞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意圖。為此,國民黨一直受到社會各界的一致譴責,也使自己蒙羞。

國民黨舉行十五屆五中全會之後不久,在討論軍情泄漏問題時,元老張繼勉強說:“我想到共產黨,我出汗!於是他向蔣介石抱怨說:“你身邊有一個潛伏的共產黨嗎,不然這麼機密文件怎麼會被公開了呢?

1942年一年一天,沈安娜帶著情報到達約定的地點,但已經過了原本約定的時間,聯絡人卻沒有出現。她等了好幾天,沈安娜著急了,無奈之下,她給聯絡人的工作單位中發了一封暫定的信,內容是:“孩子生病了,想借錢下個月再還”。

幾天后,兩名特務個來到了沈安娜在國民黨中央黨部的辦公室。他們拿出沈安娜寄給聯絡人的信,問她為什麼要找一個“共產黨”借錢,並問她是不是被收買了。

沈安娜

沈安娜聽了,認真地說:“這筆錢可以收買我嗎?而且,人家是一個處長,你為什麼說人是'共產主義者'?特務馬上答道:“他有很多反動書籍!”沉娜聽到這個消息後就立刻就知道了他們只有這些根據,然後說:“你知道了信的內容,你就去上級報告就好了。”講完就走了。

特務回去後,他們瞭解到沈安娜的老大是朱家驊,也就是朱部長親自介紹的“特別黨員”。

加入國民黨之後,沈安娜還生了兩個孩子,世界上哪裡會有大著肚子的女人,帶著全家一起搞間諜工作的類?於是,國民黨內的特務就不再查她了。

views: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