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東的博大與厚重,不需多做介紹。山東在中國曆史上的地位,更是要多重要就有多重要。別的不說,山東孔孟二聖,彪炳千秋。

一部中國史,無論如何也繞不過孔孟二字。

說到山東,大家印象都有什麼呢?除了濟寧的孔孟,還有德國範十足的海濱之城青島,盛產蘋果的煙臺,泰山所在的泰安,以扒雞聞名的德州,石油之城東營,牡丹之城菏澤。

又怎麼能少得起山東省的省會濟南呢?

濟南在山東的地位,如同山東在中國的地位一樣,要多重要就有多重要。明清以來,濟南一直是山東省會,據魯之西,南憑泰山,東望大海,枕黃河濤浪。濟南的區位優勢非常明顯,處在京津唐與寧滬杭兩大發達帶的中間偏北位置,處五大具有廣泛輻射力的城市天津、河北省會石家莊、青島、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徐州,河南省會鄭州的中間點上。現在的濟南,有個比較廣泛的話題,就是在省內與青島的“全方面PK”。有時,提到濟南,必提及青島,反之亦然。

青島的名氣,在全國穩居準一線(相對於北上廣深)。經濟上,更是山東省的執牛耳者,堪稱山東經濟中心。濟南和青島的比較,有些類似於北京與上海的比較。

上海和青島都是近代興埠,都臨大海,遠望日韓。經濟都非常發達,而北京和濟南都不臨海,歷史悠久,政治中心,經濟上較之滬島較慢一些。青島的經濟超過濟南,這是事實。去年的數據,排在山東省第一的依然是青島,經濟總量為9400億元,居全國第12位,標準的二線城市,將來也有可能成為一線。而山東省的經濟第二位,以前是濟南,現在濟南被擠到了第三。現在的山東第二,是煙臺,達到6300億元,全國第20。

濟南只比煙臺低一位,6280億元,全國第21位。

有人說,現在的濟南,在經濟領域非常的尷尬。做為千年以來的山東中心,經濟上卻被“小弟”青島遠遠甩在身後。尷尬嗎?怎麼說呢,濟南在山東的定位,本就是政治和文化中心。以青島特殊的區位地理,青島天生就是做經濟強市的。就像上海之於北京,北京經濟也在上海之後,北京也不覺得很尷尬。

濟南的歷史非常悠久,底蘊深厚,氣質獨特,非常大氣。早在漢朝,因為濟水所經南向,稱為濟南。濟南的政治地位很高,稱為濟南國。漢晉制,凡郡有宗室封王者稱國,無則稱郡。漢景帝時,爆發了著名的七國之亂,其中就有濟南王劉闢光。景帝除郡,東漢復立,世人皆知的梟雄曹操,就曾任過濟南相(郡守)。隋初改稱齊州,直到北宋徽宗政和六年,公元1116年,正式升為濟南府,金因之。

說到濟南府,很多上年紀的人們應該對那句話再熟悉不過了:打到濟南府,活捉王耀武。

現在的濟南,地位是非常高的。除了雷打不能動的山東省省會,還是全國15個副省級城市,又有著名的濟南junqu,以及鐵路的濟南局。濟南的教育實力之強,在全國是出了名的,有山東大學、山東師範大學、山東財經大學、濟南大學。濟南自古就是人文薈萃之勝地,出了很多才子佳人。

說到濟南的才子佳人,有兩個人不能不提。

他們都是兩宋之是的人,一男一女。男的叫辛棄疾,字幼安,號稼軒。辛棄疾生於金朝統治時期,卻心向南宋,公元1161年,辛棄疾反抗金朝,率眾南下渡江歸宋。辛棄疾的詞是南宋詞的登峰造極,是一座保能仰望的高峰。《鷓鴣天》記其少年功名,“壯歲旌旗擁萬夫,錦襜突騎渡江初。燕兵夜娖銀胡觮,漢箭朝飛金僕姑。追往事,嘆今吾,春風不染白髭鬚。卻將萬字平戎策,換得東家種樹書。”在昏聵的南宋,稼軒鬱郁不得志,但這並不影響他在歷史上,特別是詞史上無比崇高的地位。

另一個濟南佳人就是被人們戲稱是“酒鬼、賭棍”的一代傳奇李清照。李清照是李格非之女,自幼才華橫溢,嫁名臣子趙明誠,夫妻恩愛甜蜜。奈何靖康亂,李清照家國破碎,流離輾轉江南,飽受戰亂之苦。已成老婦的李清照痛感不平人生,詞筆健銳,讓人淚下。特別是那首經典到不能再經典的《聲聲慢》:明人楊升庵論曰:宋人中填詞,李易安亦稱冠絕。使在衣冠,當與秦七(秦觀)、黃九(黃庭堅)爭雄,不獨雄於閨閣也。

濟南雖是北方城市,但有南方之秀麗,特別是那方趵突泉和大明湖,舉世聞名。泉城,已是濟南一張非常經典的旅游名片,吸引著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們。而大明湖,因電視劇《還珠格格》那句:皇上,還記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嗎?在網絡上非常風行。

濟南給人的感覺,厚重而朴實,青島因為歷史上被德國經營過的原因,顯的比較洋氣。青島的美,和濟南的美,各有魅力,都會讓人心動。

《憑欄觀史》特約撰稿人:獨行客

views:
继续阅读